今天放假了吗

高四等着你

一念换一命(上)

wwwww!!!好棒!!!!!

可以说非常甜了!!!!!

竟然还可以写出这么甜的故事!!!!!!

sjsbdhduahhs!!!!!!
『激动的语无伦次』

隐凌:

取名废一个
历经千辛万苦这玩意终于捣鼓好了
主cp银耀
来自 @白·斯卡雷亚 画的警备军银和杀手耀(人设是提前拿到的)
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完结吧
——————————————————————————————
1、
        当神近耀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躺了三天。
        这不是普通的医院,或者说,那些人给他安排的也不是普通的病房。
        神近耀是一个杀手。
        论实力,他几乎在大部分同行之上;论任务的完成率,如果不算上这次,他没有失败过。但他是一个孤儿,又不会说话。他幸运在被组织中的一位“大人”扶养长大,但因为是个哑巴而一直被欺负,地位也好不到哪里去。
        其实如果这次任务成功,他的地位说不定可以提高一些,但谁知原本计划实行地好好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皮警官使自己的计划全盘落空。
        并且还被送到这鬼地方“度假”几日,简直是糟透了。
        神近耀不会说话,但显然很多人并不知道。
        就比如面前这位负责审问自己的家伙,记不得他说了多长时间,发了多少次狠话,气的脸都绿了,但神近耀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现在的人都傻到这种程度了吗?神近耀表示就算老子会说话也不告诉你,有本事咬我啊?更何况我根本不会说话。
        又过了几天,审讯的人换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家伙——银爵,那个扰乱神近耀的计划并重伤他的黑皮。
        但银爵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一本本子和一只铅笔放到病床的床头,告诉神近耀那是给他用的,就离开了。
        神近耀本来不打算去看的,但在好奇心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他还是伸出了手,就看一下下,然后立马放回去就好……
        本子的封面很可爱,如果不是看到是银爵拿来的,神近耀可能会以为是哪个女孩子放着这里的东西。
        打开本子,第一页上画了一只猫……黑色的,头上带着一点白色,并且超级丑!
        神近耀翻了一个白眼,翻到第二页刷刷刷的在上面画着什么。
        画完了,笔被随意地扔到床边的小柜子顶上,神近耀举着本子,似乎很满意地露出一个笑容(虽然只是勾了勾嘴角)。
        同时,他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门的响声,慌忙扔下本子钻进被窝里装睡,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牵扯到胸前的伤口。
        “嘶……”
        其实银爵在进屋时将神近耀的一系列动作全部看在眼里,就像一只做了坏事险些被发现的小动物,虽然被人看见了,但还是有一点可爱?
        银爵走到神近耀床边,拿起被随意扔下的本子,第二页上画着一副简笔画:一只白猫一爪子将另一只脑袋是白色的黑猫拍进墙里,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画的是谁和谁。
        果然是没干好事……
        银爵看看画,又看看缩在被窝里咬牙忍着疼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的小家伙。
        “小心点,别再扯着伤口。”


2、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天亮后明显小了不少。
        当银爵推开神近耀所在的病房的门时,屋里冷飕飕的,一点不像其他病房那样暖和。
        窗户开着,蓝发小子推了一把椅子趴在小小的“窗台”上捣鼓着什么;头发上落了不少白色的雪花,可见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如此的专心致志,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银爵的存在。
        走到他身后时,才发现原来神近耀在用窗台上的积雪捏一只雪人,虽然因为雪太少的缘故做出来的东西好似将雪人放倒后硬生生拍成一个平面图形一样。
        不过把着一系列行为放着一个15岁的孩子身上,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吧?就算他以前为了生存而显得很早熟,也是较为正常的事情。
        就在这时,神近耀一把将雪人抓起来糊到身后银爵的脸上,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银爵擦了擦脸上的雪,二话没说,立刻转身走出房间。
        “什么情况?”神近耀呆愣在椅子上“这家伙不是开不起玩笑吧?”
        两分钟后。
        神近耀看见银爵抱了一堆雪回来,然后某只就真的成雪人了……
        这种“报复行为”是出乎意料的,但最出乎他意料的并不是这个。
        大大的毛巾将神近耀裹了个严实,银爵还拿了另一个小毛巾认真仔细地帮他擦头发上融化的雪水,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警官对待一个被捕的杀手,而像是——自家猫大冬天掉水里了赶忙捞出来再擦擦的既视感。。。
        …………
        神近耀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换句话说,如果不快点逃走的话,他的下场可能是被关进监狱或是其他的什么,反正以他杀人的数量,放了是不可能的。
        其实私下里神近耀早都将计划逃走的路线记了下来,同时每一个监控的位置也记得差不多,以保证在逃走时尽可能少的留下线索。
        只是……似乎对这里还有一丝流念?
3、
        当天晚上,护士们换班的时间,一个蓝发的身影悄无声息地穿越过数道走廊,同时游刃有余地躲开摄像头的监视范围。
        不知该说他的运气是好还是坏,这是一所老医院,医院里的摄像头不多,并且还留有不少的死角,凭借着技术和他基本为零的存在感,一路上并没有什么阻碍。
        但在这时,一个身影闯入神近耀的视线,而那个白头发的警官显然也发现了他,想躲开是来不及了。
        神近耀知道他和银爵实力上的差距,所以现在无论是逃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但如果真要把他抓回去的话,他宁愿拼一下运气。
        神近耀垂放在身侧的左手张开,刀渐渐在手中成型,而银爵当然也明白他要干什么。
        锁链的攻击速度很快,但速度也是神近耀的长处。
        至少,勉强躲过锁链,到达银爵身前的话,他还是能做到的。


4(一小小点回忆杀)、
       这些日子,银爵几乎每天都会来找神近耀。
       经过几天的努力,银爵差不多已经能和神近耀做到最基本的“交流”了。
        一个坐在病床边的小椅子上说,另一个倚在病床上写,这么样子下来,两人对对方都有了一定了解。
       比如都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之类的。
       但如果银爵不小心问到了神近耀认为与组织和自己的情报有关的问题……估计就是只能用小动物的话题来解决冷场的局面。
        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下来,神近耀开始搞不清自己跟银爵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他每天来找自己聊天只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从自己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吗?不过这么长时间银爵不可能没看出自己对他的防备,虽然也没有问什么特别的问题……
        有一次银爵一整天都没有来到神近耀的病房,令某人感觉十分不爽。
        那家伙……不会是出事了吧?神近耀莫名有点焦躁不安。
        不对,以那家伙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出事,再说了,要是他出点事,自己不应该是高兴的嘛……这么想着,却没有使神近耀冷静多少,反而更加着急。
        算了,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神近耀掀起被子,一头钻进去。
        …………
       于是第二天,银爵发现了一个变成熊猫的神近耀。。。


5、
        作为一个杀手,想自杀是很简单的,许多杀手在被抓住的时候会选择自杀,以躲避审问和更多的折磨。
        神近耀不怕死,但如果让他自杀,说实话,神近耀他不甘心,所以就像现在这样,哪怕希望很渺茫。
        银爵很强,无论是防御还是进攻,都必须全力以赴。
        锁链擦身而过,留下不轻不重的伤痕,但对于现在的神近耀来说,为了避免受重伤,他必须去注意每一根锁链的动作,剩下的精力,则放在寻找突破点和每一个可以使对手毙命的位置上。
        机会,是需要耐心换来的。
        凭借着惊人的速度,神近耀终于得以靠近银爵;刀刃反射出刺眼的光,同时瞄准了人最脆弱的脖颈。
        不出意料,刀还没触碰到目标,左手就被一条锁链紧紧勒住。
        右手摸出一把不比飞镖大多少的小刀,细长的手指没有过明显动作,小刀飞向银爵心脏的位置。
        银爵不得不撤回离自己最近的一条锁链将刀击飞,同时神近耀的左手也得到释放。而被打飞的那一把,则化作白光点点。
        刚刚被狠狠勒住的手腕开始发紫,基本连刀都拿不稳,经过半秒的的思考,神近耀果断将刀换到他真正的惯用手上。
        尽管他的右手已经很久没有握过除飞刀之外的武器,但不代表捏捏雪人,画会画,写写字就可以将他多年来作为杀手的本能抹掉。
        眼中冷光一闪,刀从背后刺向脖子上负责给大脑供血的动脉血管。
        但可惜因为换刀,他又一次没能抢在锁链之前,仅仅只是在脖子侧面留下一道较浅的刀痕。
        不过也没有被缠住而已。
        银爵表面上始终显得那么冷静,他本来就不会轻易把心里想的全表现出来。
        当然,在刚开始时,他确实惊讶于神近耀展现出来与上一次交手时不大相符的实力。
        但仔细观察又不难发现,没有什么奇特的新招式,虽然依旧谨慎隐忍,但远比那天要疯狂许多。
        也不是特别奇怪,毕竟他马上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虽然15岁还未成年,但以他杀手的身份和杀人的数目来说,如果不逃跑,即将迎接他的便是死。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