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放假了吗

高四等着你

他距神至近仅有一步,他光芒耀世无人能及

·ooc
·是银耀
·是应援语

  大赛的天空倒是干净,靠着树干享受着地上柔软的绿草。
  伏着身上的小鬼动了动,银爵笑了笑轻轻将他搂住,听到他小小的呼声,没有一丝杀意的纯洁。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似乎接出了下联。

 

  银爵很早就对他感兴趣了。
  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排名变动很快,每个人都削尖了脑袋往TOP.10里钻,出现一天三四变的情况都并不奇怪。
  而那家伙,永远静静的处于第九名,不出现在醒目的十强分界线上,也不出现在惹人注目的前几名中,永远距离上一名不到40个积分。似乎全世界的激烈争夺都与他毫无干系。
 

  而后第一次真的见到他,是参赛不知多久后的某个夜晚。
  夜色掩盖了大部分令人作呕的碎尸,能看到的只有满地发着光的碎片缓缓融入撒满星光的天空。
  但是血腥味是确乎存在的。
  银爵不得不承认,参赛以来,他闻到过最重的血腥味,莫过于此。

  恐怕连第一嘉德罗斯,甚至是裁判长丹尼尔,也没有这样的力量,没有这样的压迫感吧!

  转过头来的神近耀身着一件被染红的白色外套,一双眸子透着蓝色的光芒,直透进人心,让人恐惧。
  银爵庆幸神近耀戴着口罩,才没有让整个的杀意呈现出来。

  他毫不客气,见到银爵就立即攻击。    他的动作快得不合逻辑,分明看起来不过十几岁,他的速度竟然超过银爵一大截,一句话都不讲就只是纯粹的攻击。
  这种悄无声息的攻击方式,配合他那双暗涌着令人不寒而栗之杀意的锭蓝色眸子,即便是排行榜第三的银爵,也还是会措手不及,不得不说,有些狼狈。

  还没有完全见识过大赛参赛者们真正的实力,那时候的银爵只觉得这家伙疯起来真是可怕。
 
  『他距神至近仅有一步』

  那时候不知道怎么想到了这样一句上联。

 
 
  再相见的时候那家伙一脸悠闲的躺在树枝上。
  银爵凝视着他,他轻轻把头靠着主干,手里搂着猫,肩上靠着鸟。
  本来对于动物的喜爱让人一下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也不是什么令人畏惧的存在,不管怎么说,都只是个普通人。
 
  应该是觉察到了银爵的存在,神近耀偏过眸子瞧了一眼。
  那双蓝色的眸子是多么的清澈。眸子里倒映着银爵,也倒映着人的内心。

  “你是。。银爵?”

  面前的临时会话窗口绝对是他抛来的。

  再后来,慢慢熟了。
  原本只是认识,结果玩起了“奢侈的朋友游戏”。
 
  这家伙也很喜欢动物们,与那些鸟兽虫鱼的朝夕相处,意外的完美保留了神近耀眼神里的纯洁。参赛这么久,竟然没有沾染上一丝令人不快的功利的污渍,还是一样的清澈。

  就像是这层渡在他身上的阳光,把他隔离开了一样。
  在这样一场比赛,在芸芸众生皆为积分杀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在杀戮,痛苦,阴谋和背叛成为常态的时候,那样一份纯洁就真的好像是圣洁的光芒。

  『他光芒耀世无人能及』

  嘴里轻轻念出下联,银爵搂着神近耀,听着身边鸟儿的欢笑,也同怀里的小鬼一样睡去。

评论(3)

热度(69)